對於融資平臺應該區別對待。如果某個融資平臺本身也有一些優質資產,那麼可以考慮不要一刀切。比如廣州地鐵。現在土地財政和融資平臺都被卡了,短期內沒看到廣州找到什麼更好的辦法(找錢)。
  ——— 中大嶺南學院財政稅務系主任林江
  七大融資平臺不再成政府錢袋子
  政府從哪裡找錢?廣州看中保險資金
  上月,國務院要求各地融資平臺剝離政府融資職能,建立以政府債券為主體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事實上,兩年前,中央摸底地方債務時,已要求各地融資平臺逐步整改。    從那時起,廣州已對城投、水投等七大融資平臺進行清理,目前改造轉變已陸續完成。但對地方政府而言,錢一下子不夠用了。咋辦?廣州市政府把目光投向了保險資金。
  辦亞運缺錢,組建七集團
  廣州組建融資平臺,始於籌辦亞運會期間。
  當時廣州大搞城建,很缺錢。因此,2008年10月,廣州市政府下發39號文(全名叫《城市建設投融資體制改革方案的通知》),開始組建七大融資平臺。
  融資平臺成立後,短時間內為廣州籌了不少錢。但2009年,番禺東涌鎮律師(知名網友“巡洋艦”)因番禺垃圾焚燒項目對39號文產生興趣,質疑政府通過39號文把廣州垃圾處理權全部交給廣日集團處理是否合理,通過政府信息網,申請要求公開39號文。此後,廣東省政協常委孟浩、廣州知名律師朱永平先後表態支持聲援。
  2012年,廣州市財政局開始定期向市人大就融資平臺和市本級政府債務的來源和償還情況進行說明。省府印發《廣東省加強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管理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要求部分單純依靠財政資金還債的融資平臺將被逐步撤銷為政府融資的功能,改造成一般類國企。也是從這一年起,中央開始摸查和整改地方融資平臺的工作。
  一方面,地方政府發債權限放開,融資平臺退出為政府籌資的功能,轉變為一般性的國企;另一方面,融資平臺也逐漸納入規範化、透明化管理。
  變一般公司,“去行政化”
  廣州的各大融資平臺開始逐漸改造。
  資產負債率在70%以下、符合中央政策的城投集團和市地鐵公司率先從“融資平臺類公司”整改為“一般類公司”,不再為市政府融資,平臺存量的債務分成兩類處理:對於無法產生經營收入的公益類項目,由市財政資金進行逐年還本付息;而本身能產生經營收入的經營性項目,則由城投自己承擔。
  隨後,廣州其他融資平臺也陸續完成整改。
  2013年初,市政府通過各種手段向資產負債率最高的水投集團註入100億資產後,當年負債率降到70%的紅線之下,也正式變身成“一般類公司”。
  七大融資平臺的人事構成也逐漸“去行政化”。
  比如,2013年前,市建委副主任陶鎮廣兼任市城投集團董事長。整改後,陶鎮廣從城投董事長一職離任,只擔任市建委副主任。新城投董事長朱志剛不在市建委兼職。而今年起,曾兼任市水務局副局長的水投集團董事長駱寧安從市水務局去職,只任水投集團董事長一職。
  試點地方債,錢不夠用啊
  但是,地方政府還是缺錢。
  缺錢,就只能借債。今年4月,廣州市財政局向市人大提交的債務數據顯示,2014年,廣州計劃舉債292.06億元,主要用於地鐵和土地開發等城建項目。
  而今年5月21日,國務院批准,2014年,10個省試點地方政府債券自發自還,廣東是試點之一。
  總額才148億元的廣東省政府債券將分三期進行招標。可2013年底,廣東省本級地方政府性債務約1153億元,除深圳外廣東地區債務餘額8621億元。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政稅務系主任林江表示,改革的目的主要是將發債的主體和自主權從城投公司轉移到地方政府上來,從根本上解決地方融資平臺造成的大量隱性負債,但是短期內肯定會對地方融資造成負面影響。
  林江認為,對於融資平臺應該區別對待。如果某個融資平臺不僅是靠政府信用去擔保,而是本身也有一些優質資產,那麼可以考慮不要一刀切。比如廣州地鐵。但“現在土地財政和融資平臺都被卡了,短期內也沒看到廣州找到什麼更好的辦法(找錢)。”
  穗七大融資平臺
  2008年10月
  廣州市政府下發39號文(全名叫《城市建設投融資體制改革方案的通知》),組建城建、水投、地鐵集團等七大融資平臺。
  2009年
  番禺東涌鎮律師(知名網友“巡洋艦”)因番禺垃圾焚燒項目,通過政府信息網申請要求公開39號文,從此事開始,七大融資平臺才正式走入公眾視角。
  2012年1月1日
  廣東省政協常委孟浩蓄鬚明志,用行為藝術的方式要求廣州市政府公開39號文。
  廣州知名律師朱永平隨後以狀告廣州市政府作為聲援。
  2013年
  廣州市兩會市長新聞發佈會上,市長陳建華承諾當年3月底會公開39號文,後市政府準時兌現諾言,39號文和七大融資平臺終於現身,接受公眾檢閱。
  對策
  A 廣州新金主是保險資金
  錢不夠,怎麼辦?廣州市政府把目光投向了保險資金。
  不久前落幕的“新廣州 新商機”2014年招商推介會上,三家保險公司和廣州市政府簽約,協議將400多億保險資金投入廣州基礎設施和城建項目。在引入險資的過程中,“廣州產業基金”逐漸浮出水面。這是2013年專門成立的政府產業投資平臺,註冊資本1億元。
  和城投、交投等融資平臺不同,廣州產業基金更側重資本運作。廣州產業基金團隊基本空降。他們當中不僅有來自市場化基金領域的人才,還有從發改委、城建處等政府部門調入的官員。
  據相關資料,保險資金和廣州市政府合作的方式主要是股權投資,而不是發放貸款的債權模式。這意味著廣州市政府無需每年向保險公司償還債務本金和利息,只要用城建項目本身產生的營業收入償還即可。
  有政府信譽擔保,保險公司不擔心還不了錢。如果運營得好,還能獲得比銀行貸款利率更高的回報。
  B 從民營資本多渠道融資
  林江還建議,如果想為財政資金“開源”,也可以面向民營資本,尋找其他方式減輕財政壓力。
  “比如把一些項目打包,將一些長期才能得到回報的項目,與一些短期可以獲得收益的項目配對”。
  林江說,如果純粹拿一個地鐵項目去民間融資,對民營資本其實吸引力不大。但是如果找到投資期限和收益的平衡點,民資也許會介入。
  “現在很多民間資本不投資,是擔心沒回報”,林江表示,如果有保險介入擔保,達不到回報率保險公司就賠付,那麼民間資本就會安心投入。
  林江還建議,可以考慮發一些可轉換債券,設定一些條件,等到有收益了這些可轉債就可以轉換成股權。這樣政府就不用還錢了。
  統籌:南都記者 魏凱
  採寫:南都記者 魏凱 馮葉 徐艷 實習生 陳紅艷
  整合:陳實
創作者介紹

火雞

bntitawleq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